你的位置: 首頁 / 周春芽系列

周春芽系列



2020年8月17日晚,中國嘉德“二十世紀及當代藝術夜場”上,周春芽早期作品《春天來了》以8625萬元成交。8月18日,北京永樂拍賣上,周春芽《蘇州太湖石》以1265萬元成交。10月15日,華藝國際(北京) “現當代藝術夜場”,周春芽《輕薄桃花逐水流》最終以1932萬元成交,創周春芽“桃花系列”最高成交價。這樣的市場表現,是數十年的持續。從2013年胡潤發佈中國藝術家暢銷榜起,周春芽就一直名列前茅。這些年,不論別的藝術家市場行情如何起起落落,周春芽則像定海神針,作品價格穩中直升。簡而言之,如果你收藏當代藝術,那你絕對不能錯過周春芽。

 

周春芽的“桃花”系列中,描繪的就是人類與生俱來的欲望。他的繪畫不是現實的實證,也不喜歡婉轉的隱寓和深沉的象徵,他喜歡把那些掩藏在我們內心最底層而又最本質的東西乾淨俐落地導引出來,“畫畫就是過癮!”

他說,“與其當一個社會倫理學家,我更願做一個正常人,說出正常人想說的話——‘潰爛之處豔若桃李’,反話正聽,這句話卻是對我繪畫的最高評價。”

桃花也是周春芽的愛情之花。

為什麼沒有選擇牡丹花、玫瑰花?
“當然,在西方是用玫瑰花表示愛情,但和桃花不一樣,桃花要曖昧一些、委婉一些,因為它中間是紅的、週邊是白的,在看時不是一下子就看得那麼明確。恰恰愛情也是這種悲歡離合、悠悠愜愜的感受。因為,春天的桃花很新鮮又散發著激情,同時又帶來很多無法預料的後果,然後讓人產生一些新的感覺。我覺得每一種東西給人一種象徵是有原因的,比如,荷花從盛開時的純白到三個月後的凋零,那種殘荷的感覺即生命枯萎的象徵。”周春芽說。

劉嘉玲的家裡就掛著周春芽的《桃花》,她曾對記者說:“當年早就向周老師預定了這幅畫,可是他太忙,我足足等了兩年才拿到畫。”

2013年,周春芽的桃花《晚櫻與桃花》以700萬元起拍,以1380萬元成交。近十年來,周春芽的作品,真的一畫難求,一畫難買。尤其是桃花、綠狗系列。像劉嘉玲這樣能付出天價購買周春芽桃花的人,大有人在。但是原作永遠只有一件。大部分人,喜歡他的作品,等不起時間,或者是根本沒有管道排隊等。這怎麼辦?搶他的版畫。

版畫藝術作為一種獨立的藝術式樣,很多藝術家本身就是版畫大師,如丟勒、倫勃朗、高更,而且很多知名的藝術家都涉獵過版畫創作。如果說原作只是極個別人能夠享有的,版畫則能把這個圈子從極個別人擴大到少數派。對著名藝術家而言,做版畫的意義,不是為了賺錢,而是為了推廣藝術,讓少數真正喜歡他們作品,又買不到原作的人收藏。

以周春芽的在藝術圈和資本市場的身價和段位,他做版畫,還是一件費力不賺錢的事兒。首先耗時長,周春芽在製作這幅《綠狗》的時候傾注了巨大的精力,前後耗時三個月(三個月可以創作一幅原作了好嘛),這足以證明藝術家對作品的重視和製作過程的複雜。

為了更好的還原色彩,周春芽邀請了青年藝術家楊洋作為助手,而不是普通的技師。這是因為藝術家親自參與制作方可達到周春芽對色彩的要求,這也算對得起評論界對周春芽“色魔”的評價。如此大費周章,無非是為了有更完美的畫面效果。








周春芽系列  桃花
VIEW MORE